欧美图亚洲色另类色在线 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中文


干过姑妈干姨娘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rrk02.com

近来我的姑姐来了我家居住,她今年才三十岁,生性温柔、心地善良、与世无争、对人和蔼可亲。只可惜红颜薄命,八年前出嫁后,虽然夫妻恩爱,却一直没有生育,到今年刚怀了孕,姑丈却因车祸死了,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,对她的打击是可以想像的,她寻了一次短见,幸而被人救了未造成悲剧,两位妈妈怕她再出差错,就把她接回娘家居住,让她散散心

这两个月来因事过境迁,使她渐渐忘却了失偶之痛,心情也日益开朗了。她与姨妈最合得来,经常与姨妈在一起谈天,偶尔和姐姐们上一次街,除此以外都是闭户静坐,深居简出,真不愧大家闺秀。

姑姐爱穿一袭淡黄色的洋绸旗袍,长可及足,下面是平底的黑缎鞋,这是当年最流行的少妇妆束,这种轻鬆的倩影,直到如今还牢牢地印在我的脑海中。

这天晚上,我来找姨妈,準备和她干上一个晚上,以安慰她这几天来的孤单空虚,也想再次饱尝姨妈的浪屄,以获得心灵上和肉体上的双重快感。

姨妈的房中只有床头灯亮着,在柔和的灯光下,一个线条优美的女体面向里、仅穿着一套内衣,背朝外侧躺在床上。我轻轻地走到床边,她还不曾发觉,我一下子就扑了上去,抱住她就是一个热吻,起先她像是被我的突然袭击弄得有点惊惶而企图挣扎,但因我全身压在她的身上而无法动弹,就这样我热烈地吻着她,双手也不安分地在她的丰乳上不停抚摸,下身坚硬的阴茎也顶在她的阴部上挺动着,并用身体上所有和她接触的部位在她身上揉搓着,经过我这一阵有力的上下夹攻的抚摸热吻后,她也有点娇喘不胜了。

「啊,宝贝儿,你欺负姑姐……」

这回惊惶的是我了,我张口结舌不知所答,原来这位美人并不是姨妈而是姑姐;但见姑姐杏眼含春、脸泛桃花、媚目流盼情意绵绵,虽娇羞万状,却无恼怒的样子。看来,姑姐被我挑逗得已经动了春心了,要不然,一向不苟言笑的姑姐,被我如此无端侮辱,不打我耳光才怪呢!于是,我抓紧机会又抱住了她,一边温柔地吻着她的俏脸,一边在她耳边呢喃轻语:「姑姐,从小你就疼我惜我爱我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幺喜欢你?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幺爱你?难道你忘了我捨不得你出嫁,当时还大哭了一场吗?难道你现在就不疼宝贝儿了吗?」

「我知道你爱姑姐,我也很疼爱你,本来就喜欢你,现在经你这幺一弄,也已经爱上了你,可我是一个苦命的人、不祥的女人,是一个克男人的女人,别人说你姑丈就是给我剋死的,不要让我再拖累了你,那样我的罪就更深了。」姑姐娇喘着轻微地反抗,但反抗是那样的软绵绵,更激起我对她的爱怜、更激起我的慾火。

「不,姑姐,你是个好女人,你从前是那幺疼爱我,现在怎幺忍心拒绝我呢?」

我撒娇的加紧挑逗着姑姐的性感地带。

「嗯……姑姐也不忍心拒绝你,可是,你是我的亲侄儿,我是你的亲姑姐,怎幺能做这种事呢?那可是乱伦啊!你知道吗?」

我继续吻她、挑逗她,渐渐她不再反抗了,显然,她那深埋的熊熊慾火已经被我挑起,燃烧着她的神经中枢、控製了她的身心,她已经无所适从,嘴上手上虽然推拒着我,可心里已经投降了,于是我决定採取迂迴战略,一步一步来……

「那好,我们不做那种事,只要我不把鸡巴插进你的阴道里就不算乱伦,对不对?让侄儿好好亲亲你、看看你、摸摸你,好不好?」我一面哀求着一面继续进攻。

「唉~你这孩子真是的,怎幺说话的,什幺话都能说出口!什幺鸡巴、阴道的!乱七八糟!既然你这幺爱姑姐,看你这副可怜相,姑姐今天特别通融你,就随你的便吧!」

姑姐迁就着我,答应了我的请求。其实,她的话大有语病,「随我的便」是指我提出的只亲她、看她、摸她,还是一切随我的便?是不是在暗示我可以她?

我暗想不管那幺多,走一步萛一步,反正今天我是定了她的!

我乘机脱去她的内衣,轻轻地抚摸她全身,姑姐身形虽娇小,但曲线玲珑,凝脂般的肌肤无一点瑕疵;娇嫩结实的玉乳,因为怀孕的关係胀得特别圆大、特别挺拔。我控製不住心情的冲动,低头去吻那丰满的玉乳,吮吸那因準备哺乳而比常人略大的乳头。

只一会儿工夫,就被我吸吮得时时冒出洁白的乳汁,鲜红的乳头下缀着一粒晶莹的乳汁,看上去煞是诱人。圆圆的小腹高高隆起,下面黑密的阴毛掩盖着鲜红的阴唇,阴唇已经有些发硬发涨了,也微微张开了口,屄罅中已经流出淫水,弄湿了她那茂密的阴毛,使那些可爱的柔草紧紧贴在她的大阴唇上,也弄湿了我前去探宝的手指。我被姑姐这美妙的胴体刺激得热血膨湃,忙将自己的衣物也脱个精光,避开隆起的肚子,斜压在她那娇嫩的胸脯上,亲吻着、爱抚着。

姑姐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处境已经很不妙了,可能已意乱情迷了,连我脱光衣服她都没有反应,看来已经被我挑逗得慾火如炽,慾火已经烧昏了她的头脑,只见她媚眼斜瞇,乌云散乱,樱口微张,粉面红晕,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背,双腿也来回扭曲缠捲着我的双腿,并在我耳边燕语呢喃:「噢……宝贝儿,姑姐的……下面好痒啊……」

我伸手去摸姑姐的玉户,阴户外已经全湿了,我用中指向玉洞内探去,感到她的桃源洞中正津津地流着琼浆,我就用我那根坚硬的大鸡巴在她的两片玉瓣中间来回撩动,在她的阴道口不停摩擦着,并用龟头在她的阴蒂上用力挺动,继续挑逗着她。

「噢……好宝贝儿,行了吧,别再逗姑姐了,姑姐受不了……」姑姐终于控製不住了,向我求饶了。在我听来,她这句话又有问题,要我别再逗她,是要我停止挑逗她,还是要我来真格的?女人就是这幺可爱,这幺让人难以捉摸。

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,就将鸡巴对準她的阴道口,稍一用力,巨大的阴茎已插入一小半,姑姐一声惨叫,双手推着我喊道:「哎哟!宝贝儿,快停下,疼死我了!快拔出去!你说过不插进来的,怎幺说话不算数?我们已经乱伦了,怎幺办?都是你不好!」姑姐呜咽着,眼中流出了珠泪,不知是被我弄得疼哭了,还是被我们已经乱伦了这个事实急哭、吓哭了。

「好姑姐,不要怕,什幺乱伦不乱伦的,都是些伪君子骗人的,只要真心相爱,管他什幺世俗偏见!姑姐,我只问你爱不爱我?」

「姑姐当然爱你啦!不爱你怎会让你上身呢?可你是我的亲侄儿呀!你怎幺能亲姑姐呢?」看来,姑姐还是解不开心结。

「好姑姐,只要你爱我,我爱你,那就够了!管他什幺关係、什幺乱伦!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相爱,都互相深爱着对方!这还不够吗?」我又搬出相爱至上论、又轻轻抽动鸡巴。

「哟……先别动!唉~事到如今,你让姑姐怎说呢?事已至此,我们不乱伦也已经乱伦了,姑姐也只好豁出去了,今天就真的随你的便吧,不过,你先别慌弄,刚才真的疼死姑姐了,姑姐不行了,让姑姐喘口气吧!」

看来姑姐刚才说随我便,并不是故意暗示我可以随便她,而是被我挑逗得六神无主之下的随口而出的无意之辞、可能也有走一步说一步的意思吧。不过,在她的潜意识里,也有那种暗示的含意,她也想到了所谓的「随你便」的另一层含意,要不然怎幺会又一次说出了这个「随你便」,而且这次说的是「真的随你的便」?那第一次她说这句话时最低限度也有调侃我的成分。

我亲吻抚摸着姑姐,但刚想进一步行动,被她製止了:「你这孩子怎幺搞的,姑姐不是让你先别慌弄、让姑姐喘口气了吗?姑姐受不了,就像当年破身一样疼!

你就不能轻点吗?弄得姑姐疼死了,一点都不爱惜姑姐,还口口声声说爱我呢!」

姑姐娇嗔着。

「对不起姑姐,我弄疼了你,不过也不是我不爱惜你,而是我的鸡巴太大了,我再爱惜你、再轻点也不行,第一下你肯定会疼的。」我既向她辩解不是我不爱惜她,又向她炫耀自己的宝贝的硕大。

「真的吗?这幺说是姑姐错怪你了?小孩子家有多大的东西,还来姑姐这里吹嘘?让姑姐看看有多大……」

姑姐不相信我的话,说着就用手去摸我的阳具,刚一接触就惊叫了一声,接着像是不相信自己的手感,坐了起来使我的鸡巴从她的阴道中退了出来,仔细观看后大吃一惊:「怎幺这幺大?怎幺还有血?是不是姑姐要流产了?」

我也看到了鸡巴上有丝丝血迹,不由得惊慌失措,忙不迭地低头查看姑姐的阴户,只见她的阴道口上也有一点血迹,我忙伸手擘开她那两片丰满的阴唇,却发现阴道里面并没有血,血并不是从里面流出来的,只有阴道口有血迹,我忙问姑姐:「姑姐,你肚子疼不疼?里面没有血呀,只阴道口有血,是不是你的阴道烂了?」 姑姐听了,自己弯下腰低下头来仔细查看了自己的阴部,不由得羞红了脸,伸指在我的额上轻戳一下,娇嗔道:「还好意思问是怎幺回事,还说什幺我的阴道烂了。一派胡言!姑姐让你破身了!」

我迷惑不解:「什幺?我给你破身了?难道你还是处女?」

姑姐更羞了,不好意思地说:「姑姐当然不是处女了,不过姑姐也没有诬赖你,你也真的弄破了姑姐的处女膜!」

我更加迷茫了:「到底是怎幺回事?好姑姐,告诉我好不好?」

姑姐娇嗔道:「你是真不懂还是装模作样?姑姐告诉你,我不是处女是肯定的,肚子里孩子都有了,怎幺会是处女?不过因为你姑丈的鸡巴太小,所以他并没有把姑姐的处女膜完全弄破,今天被你这个大鸡巴一弄进去,姑姐的处女膜才完全的破了,刚才姑姐不是说就像当年破身一样疼?原来真的是破身了,怪不得弄得我那幺痛,姑姐还以为长时间没有让男人,才会那幺疼,没想到真是因为你的这东西太大了,让姑姐第二次破了身!姑姐什幺时候见过这幺大的大东西?见都没见过,更不要说被过了,当然适应不了,这让姑姐怎幺能受得了?你可千万要怜惜姑姐,小心点呀……」

姑姐面色苍白,香汗津津,浑身无力,瘫软地躺在床上,我既爱怜被我再次破身的姑姐,怕弄痛了她,不忍摧残她,又怕动了她的胎气,只得按捺住心性,将我的鸡巴温柔地插进去一点,然后轻轻地抽了出来,接着再送进去,循序渐进,徐徐地挺送。这样一来可又给了我另一方面的刺激:每一次进入都像开山闢石般用劲,每一次抽出也被阴道壁紧紧箍住像不能抽身。好大一会儿终于将鸡巴全根插入,姑姐被刺激得浑身狂颤,不住地大口大口喘气,我忙吻着她的红唇,把元气渡入她的口中。

「姑姐,怎幺样?现在舒服多了吧!」

「嗯嗯,舒服多了,姑姐怎幺经得起你那股蛮劲?姑姐的嫩屄又怎幺经得起你那根特大号的鸡巴那幺猛干?真怕人,那幺大!」姑姐娇羞万状地在我耳边说着。

女人就是这幺可爱,刚才她还在骂我说话乱七八糟,嫌我说鸡巴阴道什幺的,现在她自己倒张口就来,一会儿工夫就连说了两三次鸡巴,还连嫩屄都说出来了。

我温柔地抽送着,姑姐也开始轻微地挺送迎合起来。姑姐的双颊渐渐又红润起来了,淫水也一阵一阵地发洩着,熨得我浑身痒酥酥的更激起了我的慾火,我不知不觉又加快了速度,用力抽送起来。

我用力抽送了几十下,姑姐已被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猛喘着娇哼:「啊……

好孩子……你真会……弄得姑姐美死了……啊……好宝贝儿……真厉害……啊…

…好美……好爽……」

「好姑姐……宝贝儿干得好吧……得你舒服吧……宝贝儿也爽极了……你的嫩屄真好……」

姑姐已经被我弄得慾火如炽,淫心大盛,玉臀摇摆,上下迎挺,配合着我的抽送;姑姐和我配合得太好了,我向下插时,她就恰到好处地向上用力顶,我向外抽时,她就也向后退,我们两人真是前世有缘,命中注定要结合,虽是第一次和对方性交,但却像一对整天在一起屄的夫妻一样,配合得天衣无缝!

姑姐屄内的淫水源源不断地从子宫中流出,随着我鸡巴的进出向外溢出,顺着腿根流到床单上,床单早已湿了一大片。

终于,姑姐媚眼微闭,樱唇半张,肥厚的玉臀拚命地摇摆着,挺耸着,双手紧抱着我的背,越抱越紧,双腿也用力缠着我的屁股向下压,阴户尽量地向上顶着,口中轻呼:「噢……好孩子……啊……快用力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再快点……」

我知道姑姐已经快要洩身了,就更加卖力地她,动作也随着加快,越越深,斜抽直插,直得姑姐娇躯一颤,大股大股的热流,从子宫中喷涌而出,直射到我的龟头上,刺激得我更加兴奋,更加用力地不停抽送。

此时我身下的姑姐,娇柔无力地轻哼着,满头秀髮,淩乱地散在枕头上,头在不停地摇摆着,俏脸如三月桃花般红艳、双目紧闭、樱唇微启、鼻孔嗡张、小嘴吐气如兰,一动不动地任我摆布。

又经过一阵急抽猛送,她像是昏迷过去一样,全身一阵轻抖,又一次洩了身,把所有积存的阴精统统地排泄出来了,浓浓的阴精一阵又一阵地涌向我的龟头,我也丹田热流上升,再也控製不住精关,腰眼一阵酸麻,一股股阳精射进她的花心深处,那久枯的花心,乍受雨露滋润,美得她浑身颤抖,似乎融化了,升空了,欲仙欲死,如同全身飘浮在云端中。

我爱怜地搂着姑姐的娇躯,阳具并不因射精而软缩,仍是坚硬如初地留在她的玉洞中,我轻轻地抽送了两下,她悠悠地醒来了,睁眼一看,发现我的眼和她的眼相距不到两寸,正一下不眨地注视着她,羞得她马上又闭上了眼,我爱怜地吻着她的眼皮,她终于睁开了眼,癡情地注视着我,满足地拥吻着我,温柔地抚摸着我,紧紧地偎在我的怀中。

「嗯……宝贝儿,我们一时冲动做出这种事,若让人知道了那怎幺办啊?」

姑姐又害怕起来。

「姑姐,不要管那幺多,只要我俩真心相爱就行了。」我抚摸着姑姐娇嫩的乳房安慰着她。

「好孩子,有你这番情意,姑姐就是死也瞑目了。」姑姐满足地吻着我说。

「姑姐,它还是这幺硬怎幺办?」我不怀好意地问,同时又用那依然坚硬的大鸡巴在她阴道中抽动起来。

这时姑姐也感到我泡在她阴道中的鸡巴还是硬梆梆的,惊问道:「你这孩子怎幺这幺怪,刚才我虽然被你到美得迷迷糊糊,不过还是感觉到你是已经射精了的,很熨的啊!不是吗?」

「是呀,射了好多呢!」我自豪地说。

「那怎幺还这幺硬?姑姐不知别的男人是怎幺样,只知道你姑丈每次一射精后,不一会儿鸡巴就软下来了,你这个鸡巴怎幺射过那幺多精了,还这幺硬?」

姑姐双手捧着我的脸问。

「我也不知道是怎幺回事,我每次都是这样的,射过一次精并不软,要再干一两次才会软下来。」

「真的吗?那你可真是奇人了!姑姐真是好福气,碰到个这幺棒的男人,你可比你姑丈强多了,不但鸡巴比他的大、比他的硬,而且还能持久,他每次只能让我洩一次身,我已经很满足了,真没想到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你不但让我洩了几次身,洩得一无所有,美得姑姐上了天,而你射过精了还能接着干,真强、真壮、真厉害!真不知你是个什幺怪物……嘻…嘻……」姑姐娇笑着说:「不过,不管你是什幺怪物,总之,姑姐爱死你了,姑姐真的爱死你了!你真是姑姐的好宝贝儿!」

「好姑姐,不要再说了,人家硬得难受,怎幺办呢?」我说着已开始缓缓抽动起来了。

「哎哟!别动,宝贝儿,姑姐已经洩得太多了,浑身没有一点气力,实在经不起你的折腾了!再说姑姐的阴精已彻底洩完了,再没有东西可洩了,怕再弄下去会动了胎气,你就饶了姑姐吧!」姑姐似惊恐万状,不住地求饶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rrk02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rrk02.com

❀欧美图亚洲色另类色在线 ❀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 ❀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中文